新華社:專網極客海能達——從夢想追逐者到全球巨頭
欄目:媒體報道 發布時間:2017-11-24

G20峰會、里約奧運、博鰲論壇到上合峰會,從北美電力、中哈油氣管、新疆反恐前線、尼泊爾地震救援現場到歐洲監獄、英國司法部、甚至荷蘭全境公共安全通信網絡,在國際社會各大重要舞臺,深圳企業海能達從未缺席。

 

從1993年華強北的一個小柜臺,發展到今天市場占有率達中國第一、全球第二的無線通信巨頭,20多年來海能達專注如一,依托技術自主研發和創新深耕專網通信,不僅填補了我國在專網通信領域數字集群標準的空白,而且成功從深圳走向全球,堪稱中國創業企業的成長“樣本”和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典范。

 
做個“匠人”,修顆“匠心”
長期以來,歐美、日本企業牢牢壟斷專網通信技術。面對如林強手,作為后起之秀的海能達如何在夾縫中破局?

時光倒回到上世紀90年代,數字集群技術興起,來自歐洲的TETRA系統獨霸中國大陸市場。TETRA設備技術門檻很高,我國無法做出符合要求的芯片只能被迫依賴進口,而且由于該設備在歐洲具有軍用價值,基于武器禁運限制,我國進口的TETRA系統從未具備空口加密功能。

彼時,國產無線通信剛剛起步。海能達董事長兼總裁陳清州瞄準了這片藍海,于1992年只身來到深圳創業,加入了“拓荒牛”的隊伍,立志要開創一個響亮的民族通信品牌,攻陷無線通信的“帝國主義陣地”。

“海能達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專注于專網通信這一領域,從未偏航。”在陳清州眼中,專注是海能達成功的不二秘籍。

自誕生之初,海能達就牢牢鎖定專網,24年如一日深耕技術創新,在全球范圍內建成了深圳、哈爾濱、南京、鶴壁、德國等五個研發中心,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里程碑意義的“第一”:1995年第一款國產品牌對講機C160橫空出世;2004年研制出全球第一臺中文顯示對講機;2006年推出首臺國產防爆對講機;2008年海能達成為我國首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專用數字集群標準 (PDT)的牽頭制定單位。

鎖定專網的同時,海能達用技術的高投入保證高品質,奠定了發展的基石。“我們持續將12%以上的年銷售收入投入研發,就是為了打造經得起‘冰與火’考驗的高水準產品。”海能達研發負責人如是解密海能達的研發理念。

在終年冰封的北極新奧爾松,海能達數字對講機PD780陪伴法國26名科考隊員從容應對各種嚴酷的野外挑戰、順利地完成了為期18天的極地探險之旅;在哥倫比亞的火災中,海能達PDT數字對講機成功抵御了烈焰高溫,在機身燒焦且天線部位外層橡膠已脫落的情況下依然可以清晰通話;......海能達產品的傳奇故事遍布全球各個角落,數不勝數。

如今,海能達是全球領先的專網通信解決方案及設備提供商,亦是世界范圍內極少數能夠同時提供PDT、DMR、TETRA全系列產品及解決方案的企業,累計申請共995項核心專利,獲全球知識產權機構授權專利達410項。

 
備戰新型智慧城市風口

風口,不要跟隨,要搶占。

每年,保持12%研發強度的海能達都將七至八成的研發費用投入下一代和下下代產品開發,以此搶占下一輪發展先機。

海能達著手超前布局,牢牢抓住每一個“風口”,與時代共振。

2008年,對于海能達和我國專網通信行業來說,都是轉折性的一年。這一年,海能達第一個響應公安部自主研發PDT標準的號召,迅速而大膽的付諸行動,一舉占據了先發優勢。PDT標準的制定和實施,是我國通信產業發展的重要一步,作為PDT網絡的核心研發企業,海能達功不可沒。

 
 

PDT標準采用大區制、大幅降低投資成本,并且支持平滑過渡模擬系統,最大限度地保護現有投資。另外在加密、語音編解碼等等很多方面,采用了國內自主知識產權技術成功打破國際壟斷,為中國和世界量身打造了一套屬于中國的數字集群通信標準。

如今,專網通信正在從窄帶向寬窄帶融合、信息化、智能化和多網融合發展。寬窄全融合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題中之義。

目前國內應急專網大多處于初級階段,已經不能滿足日益復雜多變的城市管理需求。為更好地應對突發情況挑戰,我們必須建立一張數字集群專網,將各系統和服務部門之間的信息整合在一起,使不同的專網“打成一片”,并通過綜合信息調度平臺進行統一指揮;同時,除了語音調度業務外,未來的數字集群專網將廣泛吸納視頻監控、遠程數據采集、多媒體廣播等各種現代數據業務,令調度平臺不僅“聽得到”,還“看得見、看得清”。

我國正處于城市化高速發展時期,作為一個城市信息化的高級形態,智慧城市在未來10-20年勢必擔當重要角色。

“未來3-5年,重大賽事、會議的早期數字通信系統將面臨更新換代,而民航、港口、地鐵和高鐵上也需要配備專業通信系統和警察系統,這些都蘊藏著巨大的市場機會。”海能達公司負責人認為,“新型智慧城市”將是未來通信行業的最大風口。

目前,海能達正在從一個專網通信設備及解決方案提供商向寬窄帶融合和智能化技術轉型,大力布局包括地鐵、警察、交警、城管和地面安防在內的大型綜合城市應急系統,只待新一輪風起。

 

對人才團隊采取“高配”制度

創新的不竭動力源自人才。海能達之所以能實現從“技術緊跟”到“技術引領”的跨越性發展,除了專注如一的堅持,更在于對人才隊伍建設制度的高度重視。

 

“在人才的選育用留上,我們的思維和眼光比較開放,一不論資排輩,二盡可能寬容失敗,三絕不搞平均主義,要讓業績好的員工干得更開心、更投入”,海能達人力資源總監徐珊介紹,在人才選用上,海能達從不盲目強求全才,給予有決心、有能力的人更多機會,讓他們成長。

人才激勵上,在干部調動、培養發展、股票、期權、加薪、獎金等分配上,海能達從不搞平均、而是堅持向優秀者大幅度傾斜,且上不封頂。在加強考核工作的同時,2015年第二季度借助上市公司平臺推出了業界領先的員工持股計劃,在員工激勵層面已經產生了明顯的效果。

目前,海能達已經擁有一支近3000人的研發技術團隊,占職工總數四成左右。配合下一步戰略發展,海能達籌劃大量引進高素質外籍員工,繼續充實海外銷售隊伍,助力全球市場攻城略地;更加速引進行業資深LTE設計開發高級人才;特別是國際創新人才,領跑“寬窄”融合未來。

 

“走出去”雖險不避

只有走出去,才有競爭力。中國企業必須走出去,與傳統強國的跨國巨頭短兵相接,才能錘煉國際競爭力,掌舵世界經貿未來。

 

專網通信整體市場比較小,加之海能達對研發投入資金比例較高,要想可持續發展,就必須擴大市場。

然而,和眾多走出國門、抱著分一碗“國際飯”期待的中國企業一樣,海能達的全球化之路也遭遇了不少坎坷。2003年,海能達首次出席美國展銷會。在當時全球前三名的專網通信解決方案提供商面前,初來乍到的海能達無論是在展臺的規模與設計還是在產品營銷手法上,都顯得格外遜色,仿佛“農民進城擺地攤”。

為了追趕國際競爭對手的腳步,海能達確定了質量打天下的策略,把擴張的第一站定在了競爭最激烈的英美德。這招險棋如果用心下好了就會變成一步無與倫比的好棋:在全球最發達的市場里站穩腳跟,是對產品質量最有力的背書。

有別于傳統意義上的“走出去”,海能達的國際化戰略則更多地展現了“走進去”的魄力。

首先,標準要走進去。為了抵御國外大公司競爭,大多數國內企業選擇利用與國際標準完全不同的國內技術實現自我保護。但海能達認為這是一個極其短視的策略,自我封閉無法擺脫落后局面。海能達堅持國際兼容策略符合國際標準制定規則,如今,PDT標準已經被輸出到全世界幾十個國家,并形成了該標準的產業聯盟,成為了全球專網標準的主要輸出者。

其次,運作要走進去。本地化是每一個中國企業拓展海外市場都要面臨的巨大挑戰。除了法律法規、文化和價值觀的差異與沖突外,最重要的挑戰則是海外子公司如何適應本地運營,實現快速發展。

例如,海能達澳大利亞子公司成立后,主動加入當地行業協會,并以最高標準贊助當地行業協會,同時積極參加協會活動,捐贈設備給海岸救援隊、邦迪大學的通訊學科、本地專網通訊學會等,通過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在當地樹立起企業的良好品牌形象,終于獲得了認同、迎來了生意的春天。

最后,研發要走進去。2012年,海能達決定收購具有技術優勢的德國企業羅德施瓦茨公司的PMR業務,并將其打造為海能達在德國的子公司。而此前該公司在德國從事制定及實施專業無線電領域已有35周年的歷史,是世界領先的TETRA 和 DMR 無線電系統知名廠商,同時也是海能達TETRA、DMR和模擬集群設備可靠的供應商。

當年 3 月,德國子公司擊敗行業龍頭摩托羅拉,一舉中標荷蘭公共安全專網一期項目1億歐元大單。據悉,該項目將替換摩托羅拉老網,打造目前全球最先進的國家級高級別通信安全網。

 

“發達國家市場的客戶最看重的往往是企業的標準話語權和行業影響力,其次是企業的品牌、產品、服務,最后才是產品的價格、性價比。一些中國企業往往本末倒置,只在價格上具有優勢,其它兩項相對較弱,海能達走的路恰恰相反:我們不僅僅是出口企業,更要做國際性公司,文化、團隊、產品、市場定位從一開始就要對接國際”,海能達負責人認為,海能達非常注重參與標準制定和品牌、產品與服務,這才是海能達在一些發達國家市場上戰勝一些本土大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3d娱乐平台